《曲腿裸女》拍出近两亿港元 他画出了世间“最贵大腿”

2019-10-22 11:03:45

[摘要] 双腿弯曲的裸体女人常玉孤独的大象《滚马》“黄昏后”“八尾金鱼”“坐在椅子上的蓝头发女士”“洗澡”10月5日晚,在苏富比2019年秋季“现代艺术之夜拍卖”中,张羽的作品地段1029《曲腿裸女》以1.98

双腿弯曲的裸体女人

常玉

孤独的大象

《滚马》

“黄昏后”

“八尾金鱼”

“坐在椅子上的蓝头发女士”

“洗澡”

10月5日晚,在苏富比2019年秋季“现代艺术之夜拍卖”中,张羽的作品地段1029《曲腿裸女》以1.98亿港元的佣金被拍卖,超过拍卖前1.5亿港元的预估,赢得了冠军。与此同时,它打破了自己的个人交易记录,“最昂贵的腿”立即席卷了朋友圈。就在几年前,他的《五个裸女》的一幅画以1.2832亿港元的价格售出,也创下了当时中国油画的拍卖纪录。

谁在常玉?

谁在常玉?有些人说他是“中国的莫迪里阿尼”,而其他人则称他为“中国的马蒂斯”。他是早期出国留学的中国画家,但不像徐悲鸿、林风眠和刘海粟,他们在同一时期出国留学后成名,他生前默默无闻,一生都独自在巴黎度过。他死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出名,他的画也不被欣赏,他的作品在巴黎的拍卖市场上成捆出现,只卖了几百法郎。直到20世纪80年代,欧洲人才意识到他绘画的巨大价值,许多台湾艺术家因为他的遗产而变得富有。

1901年,张羽出生于四川顺庆(南充),出身于贵族家庭和书香门第。他的童年很幸福。他的大哥常俊民经营着当时四川最大的丝织企业。他的二哥在上海建立了中国第一家牙刷厂,赚了一大笔钱,为他贫穷的晚年打下了基础。

1917年,擅长书法的他进入上海美术学院,第二年在日本学习。1920年,为了回应民国政府提倡的“勤工俭学”的风潮,他去了巴黎,在那里他钦佩地学习艺术。他与徐悲鸿、林风眠、阎梁文和方干敏一起成为最早在法国学习的中国学生之一,然后留在巴黎。

在巴黎,张羽与徐悲鸿和他的妻子徐志摩、邵寻梅有联系。诗人徐志摩是张羽最忠实的粉丝,称赞张羽肥胖的下肢为“宇宙大腿”。

常玉有着非凡而前卫的艺术眼光。他鄙视徐悲鸿进入的巴黎国立艺术学院,选择了与学院风格不同的“大草堂画院”。

那时,常玉有更多的钱,花得更快。不管你的钱有多少,你都必须用它来雇佣女性模特。张羽的朋友王继刚这样描述:“有时候,当家庭收入没有着落,没有额外的钱时,他们会吃干面包,喝自来水。唯一有价值的相机经常存放在当铺里,或者被几十万人从我这里借走。当你到家时,你可以赎回它并偿还...梅峰穿着考究,拉小提琴,打网球,擅长打台球。此外,酒精和烟草是不允许的,跳舞和赌博是不允许的。人生爱好是自然的,引人入胜的好公子也……”

当时,世界艺术之都巴黎充满了艺术流派,不仅汇聚了东方艺术家,还汇聚了一些著名的西方现代绘画大师,如毕加索、贾科梅蒂和马蒂斯的儿子。昌宇居住的潘纳斯山,以及“巴黎画派”的杜尚和富吉塔。

20世纪30年代,由于法国收藏家、经纪人和作家侯燮以及荷兰作曲家弗朗哥的赞赏,张羽一度获得广泛关注。侯谢是毕加索、杜尚等人的经纪人。被侯谢欣赏意味着敲开巴黎主流社会的大门。然而,张余灿不能容忍画家凌驾于自己之上。他想要的“平等关系”很难实现。他的坏脾气和奇怪的性格也使他很难与其他人相处。后来,随着大哥和二哥企业的破产,张羽从一个英俊富有的儿子变成了一个贫穷的男孩,他超出自己财力的自理能力变得越来越突出。

画家庞训勤多次看到张羽被人包围,想买他画的线条画人物。张羽给了他们照片,拒绝了他们给他的钱。当一个艺术家来买他的画时,张羽一个接一个地拒绝了,但是他没有拒绝被邀请去吃饭。庞薰琹说:“当人们要求张玉画像时,他制定了三条规则:第一,先付钱;第二,绘画时不要看它。三、画完后拿着画就走了,更不用说这样那样的意见了。答应这些条件并画画,否则你绝对不会画画。”

当生活难以维持时,常玉不得不在餐馆当服务员来解决生计问题。为此,他还做了陶器、水泥等。也许它经历了对生命的沉重打击。20世纪40年代以后,张羽的绘画风格从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的明亮和美丽转变为黑暗和寒冷。

“鞭子和条纹的疼痛”

1966年8月12日清晨,常玉在巴黎的蒙特·帕纳斯工作室(Mont panas Studio)死于煤气中毒事故。常玉去世前不久,他与好朋友大昂保持着频繁的电话联系。他告诉大昂:“我正在画一幅简化了的画。”

几天后,常玉邀请金奎大去看。“这是一只小象在茫茫沙漠中飞奔。他指着动物说,“这是我。然后微笑。”道恩说道。

这幅《孤独的大象》是张羽为无数后来者创作的杰作。

在无边无际、空旷而遥远的天空中,像海洋中的一滴小影子,是这个陌生流浪者晚年的孤独和悲伤。

这位巴黎浪人在他的作品中把他的灵魂献给了动物、花朵和女人,他一生都沉浸在黑暗的小屋中。他像梵高一样自焚:快乐和痛苦是通往涅槃的道路。"没有被张玉的画打动的人可以说是没有兴趣的."这就是荷兰艺术评论家恩·霍多尔科夫斯基所说的。

晚年,常玉曾有机会应邀在台湾举办展览,但由于某种原因未能成行。也正因为如此,他的许多代表作都留在了台湾岛,直到1965年,张羽才在巴黎路易夫妇的别墅里举办了最后一次展览。生于1965年4月的《曲腿裸女》被作为开幕式邀请函的封面。1977年,巴黎传奇画家兼张裕的重要收藏家西岱在其画廊举办了一场展览“赞美张裕”,这部作品也以海报的形式出现。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无论是艺术家油画的完整作品还是其他重要出版物,《曲腿裸女》从未缺席过。作为张羽传世最大的裸女画之一,《曲腿裸女》也是他最后一部裸女作品。这是现在藏在台北历史博物馆的同名油画原画的升级版,也是2004年在吉美亚洲美术馆举办的“长玉:肢体语言”展览上出现的西方认证作品。

"由于他的自由放任和对机会的不当利用,他终其一生都穷困潦倒。"吴冠中曾经说过,张羽晚期作品的线条是“黑色的铁线”,“不再是梦,而是痛苦的笔触和伤痕”。他的作品透露出傲慢、孤傲和孤独,孤独的鸟兽,出人意料的线条的扩张和收缩,以及比例之间的巨大反差,这立刻让人想起八大关人。在这种背景下,我们再看一遍《曲腿裸女》,体验完全不同。

“宇宙腿”与中国景观

《曲腿裸女》写在人的表面,事实上,它体现了中国景观在人体中的壮丽和精彩。常玉借用了西方风格的色彩和线条、表面的构图来描写东方壮丽而神秘的气氛。徐志摩眼中的这条“宇宙大腿”一如既往地显示出张羽裸女下肢的简单而夸张的肥胖。它的线条比早期裸女画的线条更粗更有活力,它的书写就像一把剑。它融合了东方书法的审美趣味。没有年轻时专注于用脂肪滋润肌肉的柔软优雅之美,它获得了更多的肯定和成熟,那是肆无忌惮的。他以一种明亮而宽宏大量的东方美学风格解释了几千年来人类文明中最忌讳的部分。这种令人钦佩的母性宏伟的表达与中国人的写意感觉“大道”到“剑”相融合。《曲腿裸女》作为他一生的终极杰作,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东方表达,堪称张羽式的顶级杰作。

常玉在接受法国艺术评论家皮埃尔·祖弗尔(Pierre Zuffer)采访时表示:“欧洲绘画就像一道华丽的菜肴,里面包含了许多烘烤、油炸食品和各种肉类。我的作品是蔬菜、水果和沙拉,它们可以帮助人们在欣赏绘画艺术时改变和改变他们的口味。当代画家总是带着一些欺骗用多种颜色绘画。我没有被欺骗,所以我没有被归类为这些公认的画家之一。”

是的,这是独一无二的常玉。作为早期在西方学习的东方艺术家,张羽、林风眠和foujita可以被视为吸收西方艺术成就的启蒙典范。受野兽派等西方现代主义的影响,他们没有失去根基,走出了自己的艺术道路。林风眠的山水画深受塞尚的影响,而他的人物画则是对中国传统女性形象和野兽派的改造。张羽和富吉塔都受到莫迪里阿尼和马蒂斯的影响。富吉塔的人物画以浮世绘为生动的背景,而张羽高贵而冷峻的线条则受到无处不在的东方魅力的启发。正是因为张羽的东方魅力比foujita更强,foujita在作品形式上更接近西方视野。这种文化差异也大大提高了西方人理解常玉的门槛。对于那些对东方遗产没有深刻品味的人来说,很难欣赏到张羽绘画背后的东方特色。在精神取向上,如果林风眠的“一点忧郁”是人间烟火的遗产,而傅吉塔的“乳白色裸女”依然徘徊在大学世界,那么出身于贵族小资产阶级的“长玉式贵族”已经上升到东方不朽精神,而长玉在精神深度刻画上显然更胜一筹。这样的张裕也许不够宏大,但却足够独特。

常玉生生前默默无闻,死后成名。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以自己喜欢的方式度过了一生。这是他将永远活在人们心中的价值。

常玉是非常玉的,正如现在近两亿港元的“裸女曲腿”所证明的。

常玉很玉。与其说是常玉出卖了单相思,不如说是常玉出卖了世界的独立和孤独。

仅仅从表面上看,未出生的张羽就是张爱玲,她忠于自己,宽宏大量,是中国现代版的倪云林。

他是一只衣衫褴褛的野鹤,但他被精致地刻上了“广阔的白色大地真干净”。

读常玉,然后读人类向往的高尚灵魂。

资料来源:北青网

推荐新闻

© Copyright 2018-2019 formzwo.com 松涛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